新闻是有分量的

迅游科技“内斗”再起:创始人反目要求罢免董

2021-04-12 09:17栏目: 科技
TAG:

迅游科技“内斗”再起:创始人反目要求罢免董事长

韦香惠/本报记者/吴可仲/北京报道

曾经的“网游加速器第一股”,如今却上演“内斗”大戏。

近日,迅游科技(300467.SZ)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章建伟现任迅游科技董事长,亦为该公司创始人之一。对于该事宜,迅游科技董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接下来该项议案将进入股东大会审议。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罢免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3月30日,深交所就此向迅游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罢免章建伟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实控权是否稳定等诸多情况。

此前,在端游时代,迅游科技一度风光无限。而如今,除了“内斗”,其主营业务也在面临进退两难的生存考验。4G、5G的技术普及和网络设施的完善,以及游戏厂商自身运营维护能力的提升,玩家对加速器的需求逐渐降低。因此,以网游加速为主业的迅游科技遭到了不小的冲击。

与此同时,市面上同类产品竞争越来越激烈。记者梳理发现,其中不乏网易UU加速器、腾讯网游加速器等大厂产品的身影。

两度遭罢免

记者从迅游科技方面获悉,该公司将在4月9日召开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相关议案,会上将讨论是否通过免除章建伟董事职务。

短短一年半的时间,这位有着“天才门外汉”之称的董事长已经两次被要求罢免。

2021年3月25日,迅游科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议案中称,章建伟作为董事长缺乏业务理解、长期缺席管理。

2019年9月5日,迅游科技召开董事会,会上《关于免除章建伟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以4票同意,3票反对而通过。罢免理由也如出一辙,即章建伟作为公司董事长,缺乏对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战略、主营业务的理解,长期缺席公司战略制定、经营管理。

公开资料显示,章建伟出生于1974年,初中学历。2000年开始从事互联网方面的工作,2005年创立蓝月科技(迅游科技前控股股东),历任蓝月科技执行董事、经理、法定代表人(2005.3~2011.12),迅游有限执行董事(2008.8~2010.3)、董事长(2010.3~2011.11)、法定代表人。现任迅游科技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011年11月至今)。

据了解,章建伟两次遭遇罢免都与迅游科技另外两位合伙人袁旭、陈俊密切相关。2015年5月,迅游科技登陆A股,二人与章建伟同为实际控制人。但是,16年过去,三人之间的隔阂似乎逐渐加深,甚至影响到了公司管理和经营。

2019年,袁旭、陈俊首次向董事会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并提出袁旭出任公司董事长。二人认为,袁旭同样作为创始人之一,其相比章建伟的互联网经验更为丰富,深入公司经营管理,对公司发展思路清晰。然而,经过一番激烈的博弈,该项提议最终未落地,但三人之间的嫌隙却没有就此消除。

时隔一年半,迅游科技内斗再起,但2021年的章建伟似乎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据迅游科技公告披露,董事会9名董事中,除章建伟以外,其余8人均对罢免议案投了赞成票。

3月30日晚间,深交所就此事向迅游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结合章建伟的任职履历、从业领域与公司主营业务的匹配性、个人决策能力等,详细说明公司罢免原因及合理性;说明章建伟任董事长期间的履职情况,是否存在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及履职不规范情况。

记者亦就此向迅游科技方面致电问询,但对方未给予明确回复。

4月2日,迅游科技披露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称,章建伟存在履职不规范情形,提议免除章建伟董事职务具有合理性。并称此次罢免不存在控制权之争。

“内忧外患”

在迅游科技“内斗”之际,其业务表现也难言乐观。

资料显示,自2018年起,迅游科技的股价就呈下跌态势,每股价格从接近50元跌至10元左右,累计跌逾75%。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迅游科技净利润分别亏损7.90亿元、11.86亿元,两年合计亏损逼近20亿元。

2020年,迅游科技半年报曾遭深交所问询,要求其对半年内应收账款大幅上升、实控人变更后的后续业务安排等问题作出说明。去年1月15日、9月4日,迅游科技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陈俊与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相关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大数据集团,实控人变为贵阳市国资委。

然而,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专业人士获悉,大数据集团方面的业务与迅游科技一向见长的网游加速行业的协同性并不明显。

迅游科技的核心业务是互联网加速业务,营收贡献通常占据70%以上,“迅游网游加速器”和“迅游手游加速器”两款产品,分别对应主机游戏和手游的网路优化服务,毛利率达到60%以上。

为消除业务范围相对狭窄这一“心头患”,迅游科技不断尝试过各种方法,然而,结果都不如人意。迅游科技在2020年公告中就曾提到,由于互联网行业发展迅速、应用创新层出不穷,为了有效保持公司的竞争优势,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开拓新业务、新领域。但新业务、新领域市场接受需要一定周期,如果公司产品不能快速被市场接受,将带来新业务、新领域市场拓展的风险。

除此之外,迅游科技的老业务市场也在逐渐受限。资深产业时评人张书乐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当前玩家对加速器的需求降低的趋势,网游加速器变得“鸡肋”。与此同时,网易UU加速器、腾讯网游加速器等大厂产品优势不可小觑,竞争更加激烈。在华为应用市场和OPPO应用市场上,迅游科技排名在网易UU加速器和biubiu加速器之后。

另一方面,迅游科技加速器的产品质量也遭到用户质疑。黑猫投诉平台上,不乏“没有用”的相关评价。用户口碑下降同样可能让迅游科技的主营业务面临严峻的发展考验。

在管理层“内斗”以及新老业务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被称为“网游加速器第一股”的迅游科技,如何应对“内忧外患”?这仍待时间的检验。